「新潟旅遊」–小櫻、お元気ですか?

今年我們的櫻花巡禮已經結束,如果以”縣”來比,可能是福島櫻花平均最強

但如果是論單一景點,又或者是說如果明年只讓我們看1個景點的話

我們應該會選擇家裡附近的南公園,因為南公園的櫻花陪我走過春夏秋冬,尤其是這顆小櫻(上圖)

我一直覺得,我們家不是只有住我們兩個人,好像還有一個「誰」,或幾個「誰」

而這一切奇怪的事情,都是從我們認識南公園的小櫻開始

去年五月的某一天傍晚,照例走到南公園運動,涼亭旁的一棵櫻花樹下是我最喜歡待的地方

因為那邊離籃球場和盪鞦韆、溜滑梯比較遠,我不會被下課後來打球和遊戲的孩子們打擾到

可是那天我看到一個驚人的景象,我習慣去做運動的那棵櫻花樹

正被G中學校的男孩子們拿球棒拼命的打,不要以為日本的學生們多有禮貌,其實屁孩也是一大堆的

那些孩子把櫻花的樹枝當成球,不斷地揮棒敲打,打到櫻花枝葉散落一地

比較粗的枝幹就算沒有被打下來,也已裂的遍體鱗傷

看著滿地的樹葉、殘枝和斷了、裂了的樹幹,真的很難過,又不忍心看這些樹葉枝幹在地上「曝屍」

於是就撿了一隻比較完整的樹枝拖回家放在玄關…

後來越想越氣,然後上網查G中學校的email,但這鄉下學校什麼聯絡方式都沒有

就直接寫信告狀到新潟縣政府和市役所,當然開頭要先感謝政府給我們這麼漂亮的公園blabla

(高考榜首可不是當假的我) But…縣政府回我們說不關他們的事,會轉給相關單位處理

(反正縣長也忙著援交,被爆料後引咎辭職了 囧) 不過至少有親自打電話給我就是了…

還好市役所有回覆我們表示,會請學校教育課提醒G中學校管好他們的學生

後來,我幫它取名小櫻,每次都誇她好漂亮,請它加油好好療傷,希望明年還能開出全南公園最漂亮的花

慶幸的是,自從市役所回信給我們之後,真的就沒有再看過那群男學生來揮棒

連打籃球都不敢來打了,嘿嘿,可是我們家從此多住了一個「誰」

我第一次覺得奇怪,是幾天後立庫醬從老家京都來拜訪我,立庫醬快要走到門口的時候

我被一個很大的力氣搖醒,好像是要通知我有人來拜訪我囉! 要我趕快起床那樣

等到我從床上爬起來,正好立庫醬走到我家門口按門鈴

那天帶立庫醬去摘草莓,一路上她看我心神不寧問我怎麼了,我說我剛剛是被一個奇怪的力量搖醒的…

因為這個奇怪的力量實在太詭異了,我抱怨過之後,隔天開始不搖我了,是用音樂叫醒我

如果我睡回籠覺的時候剛好有郵差來,就會聽到一段音樂在我耳邊響起,然後我醒來的時候剛好郵差會按門鈴

說害怕其實不會,因為我感覺的出來,這是一個善意又溫柔的「誰」

奇怪的事情不只這件,後來我們發現,只要我們周末假日出遠門去旅行,回家的時候玄關的燈總是亮著的

一次、兩次,我們還以為是小偷闖空門,或是我們出門忘了關燈,後來出門之前

我們就會互相提醒,再三確認所有的燈已經關了,但回家的時候,遠遠還是看到…玄關的燈亮著…

但自從有一次「到底誰在搞鬼阿!?」森77之後,玄關的燈再也沒有自動亮過

也沒有音樂再叫我起床,或許不打擾,也是一種溫柔

我其實不確定那個誰到底是誰,是南公園的小櫻嗎?我也不確定

有一陣子沒有見到小櫻了,或許明天遠行之前可以再去看她一眼

跟她說「お元気ですか?今日の君もキレイですよ」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